【实务视点】有一种责任叫适时停止付出

余秋   2015-10-27
0

作者:余秋 新家园社会服务中心

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听到这样的抱怨:“我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从事咨询或社工服务时间久了,难免遇到这样的情形:服务对象好像并不在意你的付出,甚至认为你为他提供服务理所当然;更有甚者,服务对象好像找到了“救世主”,一遇事情就“求救”,仿佛事情根本不是他的,而是助人者自己的。

我在《社工,你真的在助人吗?》一文中提到过因为社工的“追逐”,服务对象被迫放弃了自己的“临时住所”,情况可能变得更糟糕;“家综”免费的“四点半学校”不但没能帮助更多需要的人,反而让部分居民觉得使用免费服务理所当然。中国义工和美国义工“放下”的故事,恰恰也说明了助人者的责任。

做“家综”服务的时候,不时有社工和我讨论这样的问题。“提前约好的面谈时间到了,我去前台接待服务对象。社工提供的是免费服务,当我走到前台时,服务对象还在用手机讲电话。我默默地在旁边等了近十分钟,服务对象依然没有结束电话的意思,我是否接着等呢?”面对这样的情形不同的社工可能会有不同的处理方式,有的社工会接着等,有的也许会及时提醒,而我认为经过评估,可以取消此次面谈。我想说的是社工的判断非常重要,这决定了我们是否为服务对象提供服务,提供什么服务,如何服务。社工服务和公共服务的本质区别在于我们可以选择服务对象,而不是向所有公民提供无差别的服务。我们生活在资源有限的社会,被帮助的机会也是有限的,我们应优先帮助那些“准备好了主动接受帮助的人”。如果服务对象自己都不重视这个被帮助的机会,没必要追着他送你的帮助,正如没必要非得周末晚上独自面见一个再三推辞的个案。这不仅是对助人者的保护,更是为服务对象着想,也是对他负责任的态度体现。因为你的“追逐”会让他无法学会为自己负责。只有服务对象意识到“自己要为行为后果负责”时,他才有可能开始真正的改变。助人者的过度帮助只是对其不良行为的一种纵容。上述的种种情况表明,你自以为友善的帮助,不但可能伤害自己,也有可能伤害受助者。

过度帮助发生的原因很多,最关键的原因可能是助人者的动机。如果你有这样的感受,“我要向他人证明自己是个好人、好的员工、好的伴侣,帮助他人有一种“我比对方更厉害、更优秀”的意义感。这种动机就可能让你不愿退出您的“帮助”和“付出”。事实上,受助者在一定的阶段必能够感受到你在 “自我满足”,同时产生一种“被欺骗被利用”的感觉。

另一种可能的情况是,过度的帮助会造成受助者的非理性认知。受助者不易注意那些一如既往在发生的、不变的情况,慢慢习惯了助人者的节奏。你的帮助成为了他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东西,以为你随时为他服务,“随叫随到”,就好似“警察随时保护我”,形成了依赖情绪。一旦你的付出“减少”,就会引起他的愤怒和不满。即使我们真心实意地帮助和付出,也不代表我们的帮助和付出就是“健康”和“适度”的。如何判断提供的帮助是健康、适度的,避免过度帮助对每一个助人者都意义重大。下面的几条标准有助于我们识别过度帮助:

1.你的帮助和付出明显助长了他的依赖和不负责任;

2.你的帮助和付出阻碍了对方培养与自己年龄相称的生活、职业技能;

3.他一再表示自己需要紧急帮助,但并没有用行动去做承诺过的事情;

4.你的帮助或付出要求你不诚实,违背做人原则或职业道德;

5.你的帮助易使他保持“非健康的状态”,避免服药、或寻求专业帮助,延误更有效地帮助;

6.因为你的帮助,你和他的关系变得更加糟糕。

如果以上标准与你目前的情况较为相似,也许你是时候果断停止这种付出了。

 

本文为网友投稿,欢迎大家踊跃参与投稿,发表您的观点。

我们的投稿方式:您可以登录网站在首页右侧点击投稿或者发送邮件至edit@swchina.org,我们会择优选登,让更多人与您一起分享观点、传递智慧。

余秋

余秋,社会工作师,西华师范大学社会工作专业毕业,广州市督导班毕业学员,从事社工9年,先后在深圳、香港、广州社工机构任职。擅长劳资调解、青少年家庭服务,督导与被督导者,管理与被管理者,服务与被服务者,在曲折而光明的社工路上扬蹄自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