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麻将精神看社工分工与合作

余秋   2015-10-14
0

说来奇怪,在社工岗位上总觉得想法多问题多,但不知从何说起。当领会到麻将的精神时,感觉自己有了平台和动力,是该将我的想法和问题总结总结归纳归纳了。

2008年我从四川一所大学的社工专业毕业,2009年初真正从事社工服务,时间一晃已六年有余。六年时间里,我先后从事过劳务工服务,社区服务,跨境学童及家庭服务,家庭综合服务,跟过香港督导和内地督导,与内地社工共事过也与香港社工同事过,遇到过形形色色的服务对象,始终有个普遍的问题想不明白看不透彻。那就是社工该如何有效地分工合作?今天偶尔看到海底捞员工“用麻将精神去工作”似乎找到了答案。

目前社工主要按服务领域或服务对象分为医务社工、司法社工、妇女社工等,社区服务中心或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再按服务领域分为青少年社工、家庭社工、长者社工、残障社工等。香港运作成熟些的中心则按服务内容分为不同的层次,如简单咨询和发展类服务,深入和治疗性的小组服务,个案专业服务。但这样的分工似乎存在一些主观和漏洞,如简单按服务对象分工,6-25岁为青少年服务,60岁以上为长者服务。那么0-6岁的孩子母亲求助,该算儿童服务,妇女服务还是家庭服务呢?答案似乎并不易确定。

社工的工作看似简单,其实不然。社工面对各式各样的服务对象,他们每时每刻都可能出现不同的需要,社工服务要确保各环节无缝对接,在分工的前提下,分工不分家。比如一位长者求助,家里人冲突和矛盾,是长者社工还是家庭社工服务,社工是否因为麻烦而相互推诿?再比如一位负责接待咨询的社工无法满足服务对象的深层服务,专业个案服务的社工外出,其他社工是否帮忙,如何帮忙?这两个例子代表了大多机构社工分工之后的主要问题,如何合作?机构管理者讨论过,社工督导分析过,评估单位也建议过,目前社工的分工显然存在一些问题,可否尝试按地域或社区分工,这几名社工负责这个社区的服务,那几名社工负责那个社区的服务。但实施起来总是分工容易合作太难。我从来没想过麻将精神能如此奇迹般地解释这个问题。

海底捞的夏鹏飞说:“四川人都喜欢打麻将,我认为只要拿出一半的打麻将精神,我们各部门的配合就会无缝对接。我以前喜欢打麻将,现在没时间打了,但我经常想麻将与我们工作的共同点。”

仔细想想,其实打麻将包含了所有团队合作的精髓。任何工作都不可能总是一个人单打独斗,要的是团队配合。比方打麻将,“你坐在我对面,你洗牌时,牌掉在我脚下,谁捡?当然是我捡!因为早捡早开局早赢钱。所以打麻将,不管谁掉了牌,总会有人尽快捡起来。”

“但在工作中呢,你做错了,凭什么我来帮你?你弄掉了肯定你捡,跟我有什么关系?”社工是一个以人为本,助人自助的职业,帮助别人成就自己,那么我们为什么不用打麻将的精神来工作。这个服务领域的社工可以服务那个领域,那个服务领域的社工也可以服务这个领域,只要需要和方便就可以互相帮助。即便这个服务领域的社工知识和经验不足够也可以先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之后再由那个服务领域的社工跟进服务。

“打麻将的人从来不迟到,说好晚8点,可刚7点,三个人就到了,剩下那个人在路上,三个人电话一催,快点来,三缺一!那个人敢说,急什么,不是8点嘛。结果,平常舍不得打车,马上打个车来了,来到第一句便是‘不好意思,迟到了’” 。“说好了12点收场,没到12点一定有人举手要‘加班’。‘实在不好意思,今晚输多了,再打一圈吧。’打一圈就打一圈,别人输了,你不打不好意思。所以打麻将通宵达旦是常事。而且,第二天很少有人抱怨自己‘加了个夜班。’”用打麻将的精神来工作,合作似乎变得更简单,比方这个领域的社工需要那个领域的社工配合搞活动。应邀的社工肯定不迟到,就算加个班也不是个事。

“另外,打麻将的人从来不抱怨工作环境。”可我们现在对生活和工作的环境多挑剔,什么空调噪音太大,服务对象身上有味,受不了。你见过打麻将的说,房子吊顶太低,空调不够冷,桌子太脏的?“打麻将的人冬天捂着被子打,夏天光着膀子打;没桌子把纸箱倒放,放上板子就是麻将桌,洗脸盆垫上报纸就是凳子,照样打得热火朝天。”来一哥们说请客下馆子,四个人不约而同改天。打麻将的人能无条件创造条件,克服严寒酷暑,抵住各种诱惑和处理好突发事件。我们工作上能做到吗?做不到,但我们打麻将做到了。

还有一个“高技能”的活,用手就能摸出是什么牌。“九万与七万,六条与九条,多小的差别呀,居然能摸出来!为什么?因为打麻将的人用心了,用心的人学东西就容易学进去。我真佩服打麻将的人,那真叫用心来经营。”有一段时间我也被用心的魔力迷上了,就如你陶醉在知识的海洋,手不释卷,又如你追求心仪的女孩,矢志不渝。社工遇到麻烦来问我,我不经意问了句:“你用心思考过吗?”然后,我们一起分析原因,嘿,好家伙,他自己一条一条分析,最后得出了主要原因。你说用心是不是特厉害,用心就遇不到真正的问题。

“最后,我最佩服的是打麻将的人永远不抱怨别人,只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你有没有看到打麻将输了钱的人说:‘哎呀,瓜娃子傻兮兮,跟我打麻将简直就是抢钱。’”

“输了钱的人只会说:‘我手气好背,’上洗手间拼命洗手,回来后在手气好的人身上摸一把,再用别人的打火机点上一支烟,狠狠抽一口,但永远不会抱怨别人。”

试想,如果我们用打麻将的心来工作会怎样?环境不是问题,困难不是问题,时间不是问题,技能不是问题,团队合作更不是问题。最厉害的是,永远从自身找原因,从不抱怨。假如我们拥有一支麻将精神的社工队伍,每天把工作当作打麻将,社工行业的“真春天”还会远吗?

作者:余秋,社会工作师,就职新家园社会服务中心。


本文为网友投稿,欢迎大家踊跃参与投稿,发表您的观点。

我们的投稿方式:您可以登录网站在首页右侧点击投稿或者发送邮件至edit@swchina.org,我们会择优选登,让更多人与您一起分享观点、传递智慧。

余秋

余秋,社会工作师,西华师范大学社会工作专业毕业,广州市督导班毕业学员,从事社工十年,先后在深圳、香港、广州社工机构任职。擅长劳资调解、青少年家庭服务,督导与被督导者,管理与被管理者,服务与被服务者,在曲折而光明的社工路上扬蹄自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