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 你的压力阀开启了吗?

   2014-08-12
0

(余秋:中级社工师,从事社工6年,现就职于广州粤穗社会工作事务所)

手头正在与服务对象面谈,领导来通知了,立即准备创建青年文明号的材料;青少年的功课辅导班刚上完,又得陪长者看医生。日常事务繁杂,社会知晓和认同度低,薪水待遇低,服务压力大,这是目前内地专业社工的处境。

广州某家庭综合服务中心13名工作人员,服务5.5万居民。他们要面对需要复杂多样的居民,化解家庭矛盾,调解邻里纠纷,甚至一个正常来访的信访人因不满政府工作人员的服务都需要社工做劝导工作。“一件小事初看起来没什么,可日积月累居民的意见就大了。”一位社工说,自己就是一块海绵,不断吸收来自各方面的负面情绪,有时自己也需要一个情绪的出口,让不断聚集的压力得以释放。

“每月工资收入约4500元,房租的支出,伙食的花费,现在结婚了,想到要抚养孩子就觉得经济压力特大。”一位三年服务经验的社工说,自己很多同学在企业工作,每月能拿到5000、6000元以上的工资,还有额外的效益奖励。但社工的福利并不多,年底考核合格才能得到一定的奖金。“对我来说,真有点职业自卑感,以至于在同学面前很少提及自己的工作,甚至有同学不知道我是社工。”

相信社工都有这样的经历,每次填写职称和身份时只能选择“其他或无”选项里根本找不到对应的行业和职称。社工既不是公务员,也不是事业单位职员,更不是企业员工,身份和前景不甚明朗。社工同事要么报考公务员,要么去了企业,寻求新的发展平台。如果社工晋升为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的主任,职业晋升空间则更为狭窄。

社工服务是一个实务性和反思性特强的行业,有时社工的一个决定或判断会影响服务使用者的权益,这会让社工自己纠结或自责好多天。此时督导或上级如果及时协助其打开压力的阀门,舒缓压力,调整心情,社工才能重新投入工作。可现实并非总是如此。督导或上级未能及时发现社工的情绪时,你知道如何开启自己的压力阀吗?以下提供几种常见的压力应对方法供参考,期待你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

第一、阅读。读自己喜爱的书籍,忘掉压力和烦恼。

第二、沉思。领悟静默的精神,“重大事情在沉默中自己组合”。

第三、运动。运动使生理反应平静下来非常有效。

第四、交流。访客会友,找人倾诉。

(广州粤穗社会工作事务所 余秋供稿)

余秋

余秋,社会工作师,西华师范大学社会工作专业毕业,广州市督导班毕业学员,从事社工9年,先后在深圳、香港、广州社工机构任职。擅长劳资调解、青少年家庭服务,督导与被督导者,管理与被管理者,服务与被服务者,在曲折而光明的社工路上扬蹄自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