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社工如何寻找价值感

刘传莹   2018-09-18
0

相信大多数社工都有这样的经历,每次回家需要向亲戚朋友解释许久自己的工作是做什么的。随着,社会工作服务在各地的开展,民众对社会工作有一定认知度。但是很多时候,人们还是把社工和义工混为一谈,不知道二者的区别。除了认知度低、工资低,工作量大也是导致一线社工流失率高的重要因素。而之所以一直坚守在社工岗位上的人,更多是因为他们找到了坚守这份职业的价值感。

2016年11月份,我以实习生的身份来到了立德,加入了残障团队,驻岗在安贞温馨家园,每天带服务对象们开展小组活动,偶尔开展社区活动,当时社工这份职业给我的印象就是重复、简单、平凡。

安贞温馨家园有个服务对象为重度智力障碍者,生活自理能力差,需要家人的帮助,对事物的认知更加有限。每天从家到温馨家园不到一公里的距离,她无法独立自行前往都需要父母每天的接送,给家庭带去了不少压力。我的领导小崔发现了这个问题,并对服务对象进行了能力评估,认为服务对象拥有独立前往温馨家园的能力。于是我们制定了相对应的计划,说服了服务对象并征求了服务对象家属的同意,给她制造一次单独回家的机会。当天,活动结束后,我们帮服务对象收拾好东西,送出温馨家园家门,并邀请了两名志愿者在服务对象回家的路上进行“搭讪诱惑”,社工在服务对象后面潜伏跟随,观察其状态。结果证明,服务对象拥有独自回家的能力,但是没有拒绝陌生人的能力。服务对象的父亲在门口接到孩子,甚是惊讶,完全不相信孩子能够自己回家。

通过这个小案例,服务对象的独立生活能力得到了提升,服务对象家属的满意度也增强了,虽然社工在过程中只起到了发起与说服服务对象家属的作用,并不能让他人一眼看到价值所在。但是在分享总结时,领导说,如果你不发现这个问题,不能说服服务对象家属放手一试,谁都不会知道服务对象拥有独自回家的能力。在那一刻,给我的感觉是成就感和满足感。

在安贞温馨家园实习期间,每次小组活动,每次社区活动,领导小崔都会给我进行总结,其实社工开展活动不平凡。每个活动环节、每句引导语背后都有一定的意义,给服务对象带去的感受都是不同的。

购买方的认可也是社工寻找价值感途径之一。2017年我接手了小关街道残障项目,服务前期,与小关街道领导对接,都会感到畏惧和害怕,不知如何表达才能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但是经过短短两个月的服务,小关街道残联对我们提供的服务表示很高的赞扬。2017年12月,机构举办了大型展能活动,邀请到了小关残联理事长。活动现场理事长主动的与我进行打招呼握手,这个小的举动,不仅代表着购买方的满意,更代表着社工地位的提升。

社工的价值感不仅可以通过服务对象的成长、家长的满意度、购买方的赞扬来改变。通过个案入户的开展,我们可以成为一名政策通;通过小组活动的开展,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分享总结者;通过带项目,我们链接本土及引进外来资源,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资源链接者;通过多次开展社区大型活动,我们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主持人,虽然已经主持多次活动,但现在主持大型活动前总还是会有些紧张,但我也有了一些自己的小技巧,比如出现什么情况要怎么应对,都在脑海中过几遍,模拟多了就淡定了。

其实,在做社工的同时,成长的不仅只有服务对象,我们社工也是在不断地成长。从社工助理到社工官员,再从社工官员到项目组长,在社工领域实习加工作已经一年半的时间了,这是在我意料之外的,包括在上大学的时候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做社工这么长的时间。大学舍友问到我,你是怎么坚持一直做社工的?我的回答:你来试试,你也会坚持下去的。

无论当初你以何种心态选择了社工,既然选择了就不要轻言放弃。当你迷失时,不妨回头看一看自己所走的路;当你想要放弃的时候,想一想为什么会坚持到现在;当你发现这条路陷入困境的时候,不妨跳出来,重新出发,但一定要记得自己最初的梦想。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若干年后,当你回首时,你会发现,自己并不孤单,因为我们都在!

(立德社会工作事务所  残障增能中心  李永康供稿)

刘传莹

刘传莹,女,中共党员,1989年,毕业于北京城市学院社会工作专业硕士,就职于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立德社会工作事务所,现任研发监测中心副主任。立德社工事务所扎根社区、汇聚资源,致力于营造平等尊重快乐互助的人文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