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女子跳楼自杀事件引发的社工思考

刘传莹   2015-11-06
0

社工中国网消息:2015年11月4日,和往常一样,社工小刘整理完工作已到凌晨一点,回到宿舍一夜睡的香沉。早上猛然间惊醒竟然临近八点半,幸好可以就近办公,几项重要任务已排队等候。岂不知就在这一晚,在距离自己不到300米的同一小区里,一名同龄的女孩从12楼的窗户纵然跳下,当场身亡。

当自己得知一个消息后,感到非常惊愕。虽然刚刚参加了专业心里危机干预课程,也深知危机事件随时可能上演,没想到来的这么突然,而且就在身边。随之而来的,便是更大的惊愕。据目前了解的情况,女孩来自外地,在此租房,与业主同居,昨夜业主在外喝酒未归,自杀原先不明。

记得听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北京是一个你走在大街上,哪怕你大喊一声,别人也不会多看你一眼的地方”。我一直不相信,尤其是做了一年多的社工和公益,我们所接触和展现的还是满满的正能量。可是就在今天早上,就在自己的小区,发生一起跳楼自杀事件,尸体就静静地躺在那里,除了这件事给我的惊愕之外,更让自己惊愕的竟然是大家的坦然、淡然、甚至谈笑风生。

没有“想象中”的呼喊、尖叫甚至任何的哭泣和冲突,完全没有,大家平静的很,这种安静不是沉重而是轻松,除了带点疑惑,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外,甚至是谈笑风生,面带微笑的窃窃私语,几位现场的维护人员也是笑着劝说大家各自散了:“该回家给老公做饭的回家做饭、该遛狗的遛狗”。连她的关系最近的人出现时,也像往常正常回家一样,不紧不慢地掏出钥匙,一脸的坦然和淡定。

那么,发生了这一事件,社工可以怎么做呢?是自己主动去介入,还是以什么理由和场合、以什么方式去开展服务......还是像很多居民一样,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或者干等着?是安抚群众,维护现场秩序--好像没有必要,是安抚同居者、缓解悲伤情绪--好像也没有这个需要,他比自己都淡定;那么通知家属,做沟通联络,现场那些穿便衣的“轻车熟路”的人,应该是“警察叔叔”吧。

我不确定,居民的反应,是好的呢,还是坏的呢?是该夸大家心理承受能力好,还是说他们麻木,没有同情心。甚至跟我说这件事的人,第一反应是让我陪她去买个镜子好辟邪,我只能苦笑一下。所期待的/希望看到的大家是什么情绪?是情绪激动,还是心情平复。可是,即便看到大家现在这个样子,又怎么知道他们心里没有感到惋惜、感到恐惧、感到焦虑?毕竟每个人面对危机的心理状态反应曲线是不一样的。

社工或许可以、或者说应该去访谈和主动介入,去做记录和跟进,虽然不知道做了有什么用,有谁来管,向谁报告,因为我们服务的就是弱势群体,只要有困难、有需求,我们便责无旁贷;甚至希望有人来调查或让我们过去介入。

确实也做了几个调研,通过大家的反应便看出来了:“啊,不会吧”“什么情况”“奥,跳就跳呗”“我知道了”“大城市每天都会发生很多这种事情,很正常”...我以为大家会多少讨论一下,我以为我们应该讨论一下怎么介入或要不要介入,我以为...是呀,这些只是“我以为”,不能简单的说是“失望”,但真的不想这样成为“新常态”,让人......无言以对。

当自己中午再去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警戒线已全部摘除,除了地上被压平的草,几乎没有任何其他讯息显示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甚至没有一丁点儿的血迹,好像从来没发生过任何事情。认识的人,只会说她是一个很开朗的女孩,养了2条狗,一条大狗、一条小狗,狗狗很可爱,至于她么,好像跟业主or房东好像是处对象,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发生,也没有人再去追问,难道是因为那个词--“没有必要”

是呀,有多少人会在乎一个跟你素未谋面的人的生死呢,真的不在乎吗?真的可以不在乎吧。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每个人的生活仍在继续,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变化而有任何改变,仍旧忙碌而充实、有条而不紊,只是,别不小心弄丢了什么...

有没有人想一下她为什么会选择轻生?生活在这个偌大的城市,连死都不能掀起一定点的涟漪,也难怪活着的时候的那种失望和决然。而在她选择纵身一跃的时候,是不是真的走投无路?(我们且先不说她的承受能力和心理素质)让我们花半分钟时间,拿出我们的同理心感应一下,这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在走之前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有没有人可以诉说,有没有地方可以倾诉,难道仅仅是因为“男友”的“夜不归宿”。我甚至在想,如果我们的活动早些开展起来,我们能不能去入户探访,能不能给她打开一扇窗,她会不会愿意参与进来,会不会找到伙伴,会不会形成归属感,这个悲剧会不会避免?当然,这些都仅仅是猜测,谁有知道具体原因呢?我们也想尽可能地发挥更大的力量和价值,可是仅仅这样就够吗?

让我们再想一下,为什么我们到现在都仅仅是猜测,没有任何的进展和跟进。或许大家不是麻木,是根本不知晓,也想知道、也想帮忙,完全无从下手、也就索性不用下手。那为什么哪怕是同一楼层的都完全说不上来,只是偶尔见过几面,甚至见面也不曾有过任何互动。这也充分说明了邻里之间的缺乏沟通和互动,没有交流互动就没有情感基础,所谓的“邻里守望互助”只是口号,可能根本连口号都算不上吧,没有人去喊、去重视的“口号”。当然,这一点也充分的体现了我们社会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坚信“人心向善”。另外,真的为女孩的父母感到惋惜和痛心。还是提一点忠告,不管这个社会怎么变,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波澜和挫折,都不要放弃活着的信念。我们要选择坚强,但是我们也要保留一颗柔软的内心,不要让外在的硬壳把心蒙住。我们还可以把手伸出来,我们也应该拥抱彼此、共同取暖,手手相连才能感受到彼此的温度,心心相印才会让我们的家园不再冰冷。希望这个冬天不要太冷!


本文为网友投稿,欢迎大家踊跃参与投稿,发表您的观点。

我们的投稿方式:您可以登录网站在首页右侧点击投稿或者发送邮件至edit@swchina.org,我们会择优选登,让更多人与您一起分享观点、传递智慧。

刘传莹

刘传莹,女,中共党员,1989年,毕业于北京城市学院社会工作专业硕士,就职于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立德社会工作事务所,现任研发监测中心副主任。立德社工事务所扎根社区、汇聚资源,致力于营造平等尊重快乐互助的人文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