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圈理论在儿童社区安全教育中的应用

王志强   2015-09-06
0

儿童是我们的天使,国家的未来,儿童保护是全社会的责任,但现状却不容乐观。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与全球儿童安全网络共同编著的《儿童意外伤害预防指导》手册指出,“在我国,意外伤害是0—14岁儿童的首要死因,每天就有近200名儿童因此死亡”,而家和小区成为导致儿童伤害的主要场所。“海恩法则”认为,事故的发生是量的积累的结果,再好的技术,再完美的规章,在实际操作层面,也无法取代人自身的素质和责任心。因此儿童的社区安全意识的提升显得尤为重要。

大卫·库伯的“学习圈”理论认为,经验学习过程是由四个适应性学习阶段构成的环形结构,包括具体经验、反思性观察、抽象概念化、主动实践。学习过程包括领悟维度和改造维度,前者包括直接领悟具体经验和间接理解符号代表的经验,后者包括内在的反思和外在的行动——任何学习都需要遵循学习圈理论,当然儿童社区安全教育也不例外。

一、具体经验

具体经验是指学习者获得一种新的体验。在社区安全教育中,社工要设计真实的具体体验,而且体验形式要丰富化。比如,孩子们可以走访社区发现安全隐患,参加趣味游戏识别安全隐患,也可以参加科学实验、安全演练等,获得具体体验。同时体验形式,可以根据儿童的兴趣、爱好和特点来设计,比如采用游戏、绘画、情景剧等方式,调动孩子们的参与热情。

二、反思性观察

反思性观察是指学习者在停下的时候对已经历的体验加以思考。在社区安全教育中,社工需要引导儿童在直接体验过后,思考已有的经历,在活动、游戏、实验等体验结束后,带领孩子回顾已经发生的事情,思考“为什么会这样”。为保证反思性观察的效果,可以借助便签纸、彩笔、任务卡等方式,引导孩子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使得反思观察的结果可视化,为抽象概念化阶段提供素材。

三、抽象概念化。

抽象概念化是学习者必须达到能理解所观察的内容的程度并且吸收它们使之成为合乎逻辑的概念。在反思性观察之后,社工要需要引导孩子们进行抽象概念化,对反思性观察的结果进行分类和提炼,并进行记录,使得抽象概念化的结果可视化,便于孩子们进行主动实践。

四、主动实践

主动实践要求学习者要验证学到的概念并将它们运用到制定策略、解决问题之中去。在社区安全教育中,社工要创造丰富的实践环境,使孩子们将学到的安全知识和技能进行应用,达到安全教育的效果。

以“社区走访绘地图”活动为例,该活动旨在提高儿童对社区安全隐患的识别能力。在具体体验环节,社工可以带领儿童进行社区走访,发现社区的安全隐患并进行记录,使得儿童获得社区安全隐患的直观体验。在反思性观察环节,引导儿童回顾活动中发生的事情,思考“看到了什么”、“为什么是安全隐患”。在抽象概念化阶段,引导孩子对安全隐患进行分类归纳,了解安全隐患的类型和识别方式。随后进入主动实践环节,引导孩子们绘制社区安全地图,在地图绘制的过程中,应用学习到的安全知识。

当然,学习圈理论,强调学习是一个螺旋向上的过程。在主动实践后,获得的体验,将成为下一轮的直接体验,开始新一轮的学习。

又是一年开学季,希望小朋友们能提高社区安全意识,度过一个快乐安全的学期;希望家庭、社区、学校、社会多方协同,关注儿童的社区安全教育,共同守护儿童健康成长。

本文为网友投稿,欢迎大家踊跃参与投稿,发表您的观点。

我们的投稿方式:您可以登录网站在首页右侧点击投稿或者发送邮件至edit@swchina.org,我们会择优选登,让更多人与您一起分享观点、传递智慧。

王志强

王志强,中级社工师,PMP,毕业于郑州大学,曾就职于深圳市龙岗区龙祥社工服务中心,现就职于广州市星空社会工作发展中心,略懂社区服务与项目管理,先后参与和负责过企业、政府、基金会支持的多个公益项目。公众号:社工知行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