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未来社工师对话:考社工师的初衷是什么?

郁派   2014-08-01
0

 

亲爱的朋友们,一年一度的社工职业资格考试已经结束,你是怎样的心情?去年的这个时间,我在《社工月刊》卷首语栏目以一篇《这个夏天,善良肇始》欢迎正在踏步迈入这个行业的人们,今年,我还是同样的话,欢迎你们,未来的社工师!

作为社会工作专业的大学本科毕业生,我并不热衷这项考试。这一行,是乍一接触,觉得挺简单,谈谈话,玩玩游戏,就治疗了;做做调查,搞搞活动,工作指标就完成了;招招志愿者,做做调解,社区就和谐了;写写项目书,联络联络资源,钱就到手了——这是把社工工作简单化了。越深入地了解,就会觉得这么重要的职业绝对不可以随便就做。仅仅看两本书,通过考试拿了证,就能执业吗?我想社工资格考试被诟病之处也在这里——在有证和能够执业之间,起码有着二万五千里长征打个来回的距离。

你考社工师的初衷是什么?

五年的时间,我接触了数百位与社工师资格考试结缘的朋友,我想下面几个人的经历,可以告诉我们,他们为何报考社工师,又如何理解社工师的职业标准。

阿苗:拿证揣着,没想去做

阿苗是公务员,当前珠三角地区一片社工热,当地政府为了鼓动公务员、社区干部等考取社工证,不但提供免费的培训,给上班时间学习,还给考过的人员不少的经济奖励。在这样的背景下,阿苗参加了2013年的助理社工师考试,并且顺利通过,但仅限于此,用她自己的话说,考证奖励拿完了,领导也高兴了,就行了,资格证就揣着吧,说不定日后还用得上。

李sir:一直被拒绝

李sir原是某企业的司机,接触了企业社工之后觉得社工工作蛮好的,清闲,而且收入比自己做司机多,于是挑灯夜战看了一个月的书,他本来不擅长考试,但考试并不难,出乎意料地过了。可这种兴奋感并没有跟随他很久,接踵而来的是找工作的烦恼,他几乎面试全市所有的社工机构,但是人员相对饱和,一听他之前的工作背景,都没有录取他。现在正踟蹰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走社工这条路。

 

厚仔:我来了,我走了

他是环境工程专业的本科毕业生,三流院校,工作不好找,父亲是村委会工作人员,于是凭借高中毕业证加四年村委会工作经历报考了社工资格考试,考取后,由父亲疏通关系,顺利做上了社工。但紧接着繁琐的文书,多头管理关系的维护,以及跟居民沟通和服务中的多变,让理工科出身的他焦头烂耳,终于在半年之后离职,离开时他说,社工这工作,比化学物理公式难多了,如果不是专业出身,至少需要3—4年的时间成长。没准备好,即使勉强上岗,同事和服务对象用脚投票,自己也会失落到底。我觉得,那些拿了证却谨慎着不干这行的人,是可敬的。

Miss叶:一条修行的路

她原本是村委会的办事员,负责妇联、计生等工作,通过考证,应聘了社工岗位,待遇虽然不是很好,但比之前好一些。可工作却并没有之前好开展,身份的尴尬、强化的职业理念,多头管理,繁琐的文书,以及近乎严苛的评估,让她以往的工作经验根本没法应对,特别是在面对个案时,发现督导的指导跟之前的操作手法完全是相反的,自己想按以前一贯的方法处理,却被督导多次批评,前半年,基本上不敢开个案、开小组,在同事面前一直觉得自己不专业。工作一年的时间,所承受的心理压力是之前几年工作的总和。在一次分享中,她说,在这一年,我对社工有了更加深入的体会,千万不要被外表所迷惑,多和这个行业从事多年的老师交流,多加强自身社会学、宗教学等人文学科的修养,这个很重要,要不然根本没办法在这个行业里出头。

危险的社工

社工的离职率一直居高不下,很重要的原因,是其本身工作也属于三高环境,高案量、高压力及高工时,甚至还面临高风险存在,工作也不轻松,在台湾,有些社工面对部分个案家属不谅解而被告上法庭,还提出公赔请求。在当前我们的环境中,作为一名社工,要有高度热忱,抗压性也要够,一般来说前三个月是适性期,有人就因为无法承受压力,适性期间离职。

曾有前辈这样警告我,要做一名真正的社工,就要认识到这个行业的诸多风险——临床实践中的、伦理方面的、法律方面的、情绪方面的,社工需要相应的引导,来规避这些风险。只有通过学会并践行自我关怀,社工师们才能保护自身,不会出现危险的后果,如倦怠、成瘾、抑郁以及越界。当然,这种自我关怀也是对服务对象最好的保护。但这些危险并不为许多报考者所知,甚至被众多一线服务者所漠视。

很多资深社工、督导对社工师的低门槛感到担忧,我所在的东莞,也在为因未受过专业学习的职业社工过多,而付出高成本的代价。曾经有招聘者跟我说,我把考了证想入职的人的这扇门关掉,标准只有一个,就是不能放他出去害人。因此在认识到这些问题之后,很多社工机构开始尽可能地招收有专业背景的工作员。但也有一些人持乐观态度,谈及原因,他们说,我们想保护大家学社工的热情,做社工不容易,即使拿了证,很多人也不会做,因为所获得的待遇根本达不到他们的要求;即便做了,如果不强化训练,不学习,也难于在这个行业出头。

 

欢迎你们,未来的社工师!

社工师考试完全是应试,拿了证,并不见得真的能去帮助别人。我们在为考试而学,学了一点皮毛的,甚至过时的东西,想靠这个去帮助别人,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你自身有深厚的心理学、医学、管理学,甚至佛学等的积累。

在我们的环境中,社工的发展面临多重挑战,本土环境、人文习俗、多重矛盾,乃至信息化的冲击,都在挑战着舶来品社工经验的实效性。

作为社工,要把服务对象弄好了,不容易;当然,弄坏了,也不容易。但是作为社工师,把人弄坏了是有可能的,所以,考完证之后如果要做社工,先补正气,走一条持续修行的路。

我认为大部分考社工证的人出发点都是好的,良善的。当前社工的发展,也的确需要这些新鲜血液的加入,那么,欢迎你们,未来的社工师!

郁派

郁派,原名吴显连,东莞市社工讲师团讲师,鹏星社工主任、见习督导。《社工月刊》特约撰稿人,在《中国社会工作》等杂志报刊发表文字。青春悬疑写手,《苹果酿》、《暖暖》、《萤虫睡在云朵上》、郁派侦探系列小说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