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内地社会工作制度建设的现状与展望

赵蓬奇   2014-04-02
0

 

我国内地社会工作制度建设的现状与展望

中国社会工作协会  赵蓬奇

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好!很高兴参加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55周年庆典活动暨“内地社工专业发展——香港的机遇”研讨会。首先我代表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向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成立55周年表示热烈的祝贺!对为推动内地社会工作发展做出贡献的香港社工同仁们致以真诚的敬意!下面,我以“我国内地社会工作制度建设的现状与展望”为题,同在座的各位分享一些看法。

一 成就与问题

在现代社会中,社会工作具有恢复社会功能,提供社会服务,化解社会矛盾,解决社会问题的作用。从西方国家和我国港、澳、台地区的经验看,发展社会工作必须重视和抓好社会工作制度建设。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工作逐步得到恢复。应该说,内地社会工作的专业教育和上海、深圳等地的社会工作的实践探索,为推动内地社会工作的发展建立了不可磨灭的业绩。但从总体上看,目前我国内地社会工作呈现出的“提速发展”的态势,则与中国各级党委政府重视和加强社会工作制度建设密不可分。正如此,内地社会工作制度建设取得了“重大突破、扎实推进”的令人鼓舞的局面。

我们说“重大突破”是指近年来中央在顶层方面推出一系列重要政策,指导社会工作制度建设。2006年10月,中央在《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首次提出要“建设一支宏大的社会工作人才队伍”。2010年4月,经中央批准,《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纲要(2010-2020)》正式印发,纲要明确提出加快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必须重视和培养六类重点人才,社会工作人才位列其中。2011年9月和2012年3月,经中央同意,由中央所属18、19部委联合相继发布《关于加强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的意见》和《国家中长期社会工作人才发展规划(2010-2020)》对社会工作专业人才的教育、培训、评价、使用、激励等提出了具体要求。应该肯定,中央这一系列关于推进社会工作发展的政策蓝图,为加强社会工作的制度建设指明了方向,奠定了基础。                                                  

我们说“扎实推进”是指近年来我国内地社会工作相关制度,根据社会工作“专业化、职业化、行业化”发展的原则,不失时机的不断推出和完善,逐渐形成具有内地特色的社会工作制度体系。对此,我认为可以从“三化”的角度,通过以下六个方面来看待和分析:

一是建立健全社会工作人才教育和培训制度,促进专业人才培养。在专业教育方面,经过多年努力,内地已初步形成大专、本科、硕士研究生梯次结构的社工专业教育体系。目前已有330多所高校设立了社会工作专业,每年培养3万多名社工专业人才。在专业培训方面,民政部自2011年起每年拨付1000万元专款用于社工专业培训,仅2012年,全国共有14万多名社会工作从业人员接受了社会工作培训。

二是稳步推行社会工作人才评价和认证制度,提升专业社会工作者的能力。2006年,人社部、民政部联合颁发《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评价暂行规定》和《助理社会工作师、社会工作师职业水平考试实施办法》,之后,2011年,人社部、民政部又联合出台《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评价暂行规定》,民政部做出《关于进一步做好社会工作继续教育的通知》,标志着我国内地社会工作职业水平评价制度初步建立。考试合格者,将颁发《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证书》,并由专门机构进行登记服务,用人单位则根据工作需要和岗位要求对取得证书的社会工作者进行聘任。2008年至2013年我国内地已连续6年成功组织了国家社工考试,全国共有76万人次报名参考,已产生84126名助理社会工作师和社会工作师.

三是积极建立社会工作者使用和激励制度,明确社会工作领域,开发社会岗位,推进社会工作职业化进程。2008年10月,人社部、民政部联合出台《关于民政事业单位社会工作岗位设置管理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民政事业单位专业技术岗位原则上要以社工岗位为主。2009年民政部出台《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证书登记办法》,进一步规范社会人才管理。2011、2012年,中央18、19部委连续颁发的两个文件,将内地社会工作领域界定为社会福利、社会救助、等17项。经过多年努力,我国内地目前在相关管理部门和事业单位、城乡社区和民办机构已开发72086个社工岗位,涉及社会工作多个领域,为社工专业人才发挥作用提供了广阔舞台。2013年4月,民政部正式出台了《社会工作者职业道德指引》。以上这些,有力促进了社会工作“职业化”发展。

四是探索建立“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的财政支持制度,为社会工作发展提供物质保证。2012年11月27日,民政部、财政部联合发布《关于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的指导意见》,这是我国内地第一次发布的全国性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的专门政策。该文件明确了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的原则、主体、范围、程序和相关部门职责。此前,一些地方已先行探索以财政或福彩公益金投入方式支持社会工作发展,仅2012年各地财政和福彩公益金先后投入达12.5亿。

五是着力加强社会工作行政管理制度建设,为社会工作事业发展提供组织保障。在国家职能部门层面,成立了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领导小组。民政部设立社会工作司,赋予拟定社会工作发展规划、政策和职业规范,推进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和志愿者队伍建设等政府职能。各地社会工作的领导协调机构、行政管理机构建设也取得较快发展,省、市、自治区一级民政厅(局)均设立了社会工作管理部门,北京、广东及大庆等地在党委政府领导下设立社工委、社工办,协调领导和推动地方社会工作发展。

六是积极推进社会工作行业组织和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制度建设,促进社会工作的行业化、社会化发展。中央18部委文件明确指出“要加强社会工作行业组织建设“,发挥其在规范行业引领,促进行业发展的作用。目前我国内地社会工作行业组织发展较快,截至目前全国已有20个省(市)建立了社工协会(联合会、促进会等),其它省(市)也在积极筹备建立。地市、县市、乡镇各级政府社工行业组织已有100余家。2009年10月,民政部出台《关于促进民办社会工作机构发展的通知》,明确指出要充分发挥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重要载体和阵地作用,推进社会工作及其人才队伍建设深入发展,鼓励各地在政策上、场地上、资金上为民办社工服务机构发展提供宽松的环境。截止目前,我国内地民办社工服务机构已有1247家,这为社会工作人才发挥作用提供了广阔的舞台。

从以上我们不难看出,我国内地社会工作已经初步构成了在党和政府领导下的,以专业人才培养、评价、使用、激励为核心,以行政部门管理和政府购买服务为保障,以发展社会工作行业组织和民办社工机构为重点的具有我国内地特色的社会工作制度体系,并已产生重要的积极作用。

当然,我国内地社会工作制度建设总体上讲还处在初级阶段,全国性的社会工作法律、法规尚不健全,专业人才教育和培训的总体水平偏低,专业人才评价和“持证上岗”使用制度需要严格完善,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力度欠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数量和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总量和作用还远不适应需要。总而言之,我国内地的社会工作制度建设任重而道远,还需要下大力气去推动、完善和提升。

 

二 展望与合作

大家知道,党中央明确提出了坚持以人为本,创新社会管理,实现“中国梦”的战略部署。在这一大的政治环境下,推动社会工作发展在我国内地已是大势所趋,建立健全社会工作制度也是势在必行。对此,我们信心坚定并充满希望。理由如下:首先,在创新社会管理中,必须把发展社会工作做为重要组成部分,而社会工作制度的建立和运行是建构社会管理新型体制的基础性工作之一,因此,搞好社会工作制度同其它社会制度的对接和嵌入为内地社工的当务之急。其次,在创新社会管理中,随着经济社会的转型,“小政府,大社会”的格局会逐步破冰和最终形成。据悉,内地社会组织管理体制改革方案有望年内出台,社会组织将成为社会主体之一,而最大比例的社会工作者需要在社会组织中就业,活跃在社会组织这个重要平台和载体上,这为社会工作制度的进一步健全和完善提供了组织性和社会化基础,也是内地社工需要把握的机遇。第三,在创新社会管理中,搞好社区治理和社区服务是其重中之重,而社会工作的主战场是社区。如何使广大社会工作者在社区用专业的知识和技能服务于最有需求的人,必须要有完善的社会工作制度来给予其有力支撑,这是当前内地社工共同关注的突破点。第四,在创新社会管理中,必须要有一支合格的社会工作人才队伍,这就需要建立科学合理的社会工作人才培养制度,改进社会工作人才使用制度,建立社会工作人才激励机制,完善社会工作人才评价制度,以提高社会工作职业就业门槛,提升社会工作者的职业素质,提高社会服务专业水平,这是内地社会工作必须破解的难题。而以上问题必须要通过立法形式加以解决。据悉,内地社会工作人才立法已经启动,这对解决好社会工作制度建设的关键与核心问题至关重要。

内地和香港虽然是一国两制,但毕竟是同根同源。应该说,我们秉承的社会工作价值观是基本一致的,我们面临的社会问题是基本共同的,我们身上肩负的为民众谋福祉的责任也是基本相同的。香港社会工作是内地社会工作的“老师”,因此,内地社会工作的发展在对香港社会工作提出新的需求的同时,也为相互之间的促进带来了机遇。这里,我想用三句话来表述内地社会工作者的意愿,这就是:“学习借鉴,交流合作,共谋发展。”

“学习借鉴”:主要是指,内地社会工作要虚心学习香港社会工作成功的经验,积极借鉴香港社会工作成熟的做法。近年来,我曾多次应邀赴港就社会工作进行考察,特别是今年六月我率团参加由中国社工协会和香港社研中心联合举办的“社会工作行政管理与社工组织发展高级研修班”,深感香港的专业社会工作及其运行机制,对香港经济繁荣和社会进步发挥了特殊的积极功能。这对于正在实现经济和社会转型的内地来讲,有着直接的启迪和借鉴意义。特别应当关注的是,香港社会工作之所以能够沿着专业化道路不断发展,并取得出色的社会效益,与香港社会工作有一套合理规范和行之有效的制度保障密不可分。香港在发展专业化的社会工作过程中,比较好的解决了政府、社工机构和被服务对象的关系,形成了以政府为主导,以非政府的社会工作机构为主体,由志愿者广泛参与的社会工作良性运行和发展机制。这种机制是香港社会工作得以健康发展的制度保证,也是内地在推进社会工作制度建设中要学习和借鉴的核心内容。

“交流合作”:主要是说,内地社会工作要通过与香港社工界开展富有成效的交流合作,着力提升社会工作者的专业水平。香港社会工作已有几十年的发展历史。香港回归后,特区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新的条例和政策,大力推进社会工作的全面发展与改革,实行了专业社会工作者注册制度。我在香港考察中特别强烈感到,香港广大的社会工作者严格“持证上岗”制度,十分专业和敬业,他们深入社区,到最困难的人群中去,为民众排忧解难。香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实现社会福利社会化最成功的经验之一,就是建立了一支高素质的专业社会工作者队伍,这是香港社会工作健康发展的基石。同时,我们也高兴地看到多年来,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香港社研中心等社工机构和资深人士积极关注促进内地社工发展。我们希望香港社工同仁继续帮助我们破题和创新。当前,针对内地社会工作发展中的短板,我们建议:一是内地与香港双方定期或不定期的合作举办论坛、研讨会,积极探索社会工作实务理论,着力引入香港社工的先进理念和方法;二是组织香港资深教师到内地大学任教,着力提高社工专业教育水平;三是继续办好社工高级实务研修班,组织内地社工管理者和骨干实地学习和考察香港社工运作模式与机制,着力提升社工实务能力;四是加大对内地社工专业督导计划的实施,聘请香港社工督导,培养建立内地社工督导体系,着力提升社工机构整体能力建设;五是加强内地与香港的信息交流,实现资源共享,着力促进内地建立一个更加符合经济社会转型需求的,更加体现专业化、职业化的社会工作系统,以推进中国社会工作制度化、现代化建设。

“共谋发展”:主要呼吁,内地和香港要携手共同推进中国本土化的社会工作体系的建立。中国具有优秀的文化传统,两地同胞同属炎黄子孙。如何从中国的国情出发,传承和挖掘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思想精华,整合中西方的社会工作先进理念和方法,探索本土化的社会工作发展之路,使社会工作最大限度地为人民群众谋求福祉,为人类美好社会的构建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这是摆在内地和香港社会工作者面前的共同课题,也是我们社会工作事业发展的共同目标。因此,中国社会工作协会衷心希望内地与香港的社会工作在交流与合作中能够互通有无、取长补短,共谋发展,再创佳绩。

谢谢大家!

赵蓬奇

本专栏作者介绍:赵蓬奇,现任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原《中国社会报》副社长,原民政部离退休干部局巡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