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新龙:一个年轻社工的困惑

饶新龙   2014-10-09
0

大家好!我是一名年轻的一线社工。三年前从一所不知名大学的社工专业毕业,怀揣着济世助人的美好愿望,我进入了一家社工机构,正式成为一名社工。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作为年轻社工的我,被越来越严酷的现实所困扰。

事情还要从我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说起。先说下自己的情况。我来自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虽不至于贫困潦倒,但也无法支撑我过上体面的生活。父母年纪已高,我必需尽快工作,不能在毕业以后继续啃老。但是大家应该都知道,我毕业后选择做一名一线社工,不可能拿到高工资,在一线城市做社工,撑死每月也就只有三四千元的工资。一想到高企的物价,别说孝敬二老了,就是养活自己都觉得压力很大。

大学时,我交了个女朋友。本来,毕业以后大家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看着身边同学拍拖的拍拖,结婚的结婚,我们也动了结婚的念头。然而婚姻需要物质基础,刚一毕业我们就遇到了危机。女友的母亲对于她找了个社工男友本来就感到不爽,现在看到我从事没有钱途的社工,更加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女友一直安慰我,说我做的是助人的光荣事业,而且男人要胸怀大志,不在乎一时的得失。我很感动,暗地里下定决心一定要刻苦努力,让她过上好日子。

参加工作以后,我过上了一名普通社工的典型生活。每天六点钟起床,半小时后出门,买上三个包子作为早餐,随后去搭公交车。在拥挤的车上站两小时到达工作的地点。到了服务中心,除了应付每天八小时的工作之外,加班加上两三个小时都是常有的事。当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租住的地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简单洗漱一下之后,带着白天工作上的焦虑辗转反侧,进入质量不高的睡眠当中。

为了女友,也为了自己,我开始了我的省钱计划。开源节流两条路一起走。

首先为了省钱,我和一个同做社工的朋友租住到了市郊外一个更加偏远的地方。上班路程差不多,但是房租便宜了整整三百块,再加上是合租,我每月的租房实际支出只有400元。用水用电也比以前更加节约。为了节约餐饮开支,我和室友打算买菜自己回房间煮。每天轮流等到市场快要收摊的时候,才去摊位上买别人挑剩的便宜边角料,简单做一顿晚餐吃。而早餐方面,以前我吃三个包子,现在减少到两个。娱乐和社交方面,我几乎断绝了一切娱乐活动,除了周末偶尔和女友出去散散心,喝杯饮料之外,我也几乎没有花过钱。至于各种同学朋友聚会,我则是能躲就躲,不能躲就装生病。要是有朋友结婚,我甚至在收到请柬的情况下扮不知道,就为了省下份子钱。久而久之,我连常联系的朋友都没几个了。不知是不是对我装病的惩罚,老天还真的时不时让我来个大病小病的,好不容易省下的钱,又哗啦啦地扔出去了。真是想想都心酸。

开源方面,我想到了晚上做网络兼职和周末做家教。每天晚上虽然回到家已经很晚,但我还是会打开电脑,做各种网络推广的水军。很厚脸皮地向各种亲戚朋友同学进行宣传。有时我真的觉得做这种事好累好没意义,但是看看自己的存款数字,我又不得不向微薄的几百块兼职收入低头。除此之外,我还在周末兼职给两个小学生做数学家教。现在的小孩子又调皮又难管,专注力还低,每节课上完都是身心疲惫。我家教上课的报酬是微薄的每小时20元,而且如果小孩的成绩没有进步的话,我还拿不到钱。

就在我为这些破事焦头烂额的时候,女友的母亲给了我最后一击。她勒令我们分手,并且给女友物色了一个家里很有钱的帅哥。女友虽然对我还有感情,但是迫于家庭的压力和理性的选择,最终还是决定跟我分手了。

生活的潦倒加上睡眠的不足,以及失恋的打击,让我情绪一落千丈,整天浑浑噩噩无心工作,当时正值年底,我因为工作效率严重下降,完不成个案和小组的指标,被督导骂得狗血喷头,而机构领导也因此向我发出劝退的警告:如果明年上半年不能补齐所有工作任务,就要向所有同事通报并正式公开辞退我。我的人生从此跌入了最低谷。

痛定思痛,我知道自己的处境,也不能再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虽然失恋了,但工作还是要做,生活还是要过。这次失恋,主要是对方家庭瞧不起我赚不到大钱,俗话说:你不理财财不理你,所以,我要给自己制定理财计划。一开始,我拿出两年做社工的积蓄,总共一万元,存了银行的定期。然而半年过去了,收益却低的可怜,甚至赶不上通胀。我又把目光投向了理财产品,收益虽然稍高,但都是五万十万起买,像我这种屌丝是不用指望了。

就在我逐渐陷入绝望的时候,巴西世界杯到来了。赌球又把我推入了人生新的谷底。我记得世界杯的开幕式是巴西对克罗地亚,我只知道巴西是强队,其他一无所知,不知道什么是让球、赔率,所以就拿出两百元傻傻地投注巴西获胜。结果我赢了,赚到人生中赌球的第一桶金。自此我一发不可收拾,将存款陆续取出来进行赌球。我投注的第二场是西班牙对荷兰。大家都觉得西班牙是连续好几届大赛的冠军,打败荷兰应该不成问题,所以我就跟风,投注了五千元,那对我来说已经是接近一半的资产。但是万万没想到,西班牙竟然爆大冷输了五比零。按理来说我应该就此收手不玩,但是当时的我已经财迷心窍,欲罢不能,满怀着不甘,一门心思只是想把输掉的钱赢回来。在网上,人们说要赢大钱,就要压冷门,这样赔率才高,才能赢大钱。我想来想去,决定在法国队身上搏一把。我把所有的存款取出,压了法国队输给瑞士。又是天意弄人,法国队最终又是兵不血刃地赢下比赛。从此,我成了一个身无分文,只能向同事同学借钱以度日的负资产社工。悔恨的泪睡在我眼眶中打转,却始终不敢落下来。工作上,随着赌球的失败,我更加无心工作,督导和主任已经向我下了最后通牒,我深知,社工这份工作,我是再也不能做下去了。

事到如今,我只能想想自己还有没有别的路子走。就算不能做社工,好歹还有几斤力气,大不了在工地上搬砖。碰巧我路过工地,看到围栏上贴出了一张招聘挖掘机司机的启事。每月工资一万元还包吃包住。在经历人生的失败之后,我痛下决心要学习技术应聘这份高薪的工作。那么问题来了:挖掘机技术到底哪家强?

饶新龙

饶新龙,男,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社会工作系,曾就职于东莞市横沥镇隔坑社区服务中心、广州市广爱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从事司法社工与项目管理社工四年有余,有丰富的被人督导、被人管理和被人教学的经验。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全日制MSW在读。《社工月刊》特约撰稿人。 擅长领域:法律与社会工作、矫正社会工作、社会工作服务设计与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