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社工 我们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批判者

饶新龙   2014-06-19
0

 

原题:和批判者谈谈心 ——作为社工,我们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批判者

从社会工作的定义、使命来看,社会工作应当包含对社会公平正义的追求,对弱者的同情等等。诚然,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有很多的丑恶,很多的不公,需要有正义感、有批判精神、有行动能力的人,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批判是一种可贵的精神,然而,我们身边却有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批判、批判什么、为什么批判、以什么为基础批判、怎样批判等等。对这些要素缺乏深入思考,所导致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作出了缺乏建设性,甚至对社会有害的批判。今天,我很想大家平心静气地聊一聊:作为社工,我们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批判者。

 首先,我认为,批判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不知道我的读者能不能与我达成这样一个共识:批判是为了让生活的环境变得更好,让人们生活得更有尊严、生活得更加幸福。如果一个人的批判仅仅是为了显示自己想法高人一等,或是仅仅是为了向外界展示自己有良心、有良知的一个形象,那实质上还是关心自己多过关心他人,还是精英主义的思想在作祟。这种说法可能有点属于“诛心之论”,因为我并不知道每个人内心的真实想法。所以,这句话不是对读者们说的。我希望是我们每个人扪心自问:我的批判,究竟是为了什么?

 其次,批判精神最可贵的不是说不,而是问为什么。以前有个叫陶宏开的教授,经常严厉地批判网络游戏,说有很多黄色暴力内容,令青少年沉迷其中,危害甚大,一定要如何如何严厉打击。但是他却没有看到,其根本原因是网瘾青少年家庭关爱的普遍缺失和正常娱乐途径的匮乏,许多青少年只好在网络这个虚拟世界中寻找归属感和快乐。如果仅仅是批判网络游戏,批判网络成瘾的青少年,而找不到问题源头,结果就是学生愤怒、家长担忧、社会充斥戾气,而得不到任何好的结果。

我知道可能有些人会将批判简单地等同为批评和否定,但是,这样的批判是不负责任的、廉价的、毫无技术含量的。批判应该了解到被批判事物存在的内在原因,因为这是做出有价值的批判的基础。

 

 再次,一名优秀的批判者,其批判需当做出有深度的思考或是给出具体的建议,而非仅仅停留在否定的层面。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抱怨、批评已经是一种建设性意见了。正如崔永元在《美国也荒唐》新书发布会上说的那样:“比如说,我们是北京市民,我们说现在车太堵,这路不好走,这就叫建设性意见!你难道还要我们依规划图怎么建立交桥,怎么改善路口,怎么修红绿灯,这是我们的事情吗?纳税人养的这些人,他们就得有办法,没有办法那就下台!”

然而,我觉得对于社工从业人员,不论是教师、专家、学者,还是从事具体服务的一线社工,这个标准应该提高。一来,社工确实是靠纳税人的钱来养活的,有这个义务提出建设性意见。二来,或许你是行业内精英,站的高看得远,掌握者话语权;又或许你是一线社工,担负着动手实践的任务。如果我们仅仅是和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一样,只知道说这不好那不好,而指不出问题根本所在,或是给不出解决的具体建议和方法,那要我们来何用?行业內精英和亲身实践者是行业,甚至是社会的脊梁,如果连我们都无法给出深度思考和实质的建议,那么,我们还能指望谁?

 与此同时,一个的优秀批判者的批判应该是表里如一的。前段时间,我去听一个女性领导力讲座,讲师是一位至今未婚的职场成功女性。当时她提出一个观点:现实中,很多女性往往因为家庭、生理方面的原因无法全力投入工作,贡献也比男员工小。女性如果要和男性同工同酬,首先要让自己的工作和男同事一样优秀。姑且不论她这个观点是否正确,但至少我从她身上看到了一种表里如一的气质。因为她用不结婚、不生育,全心全意投入工作,并最终取得事业成功的行为来践行自己的主张。我相信,她的内心不会有自相矛盾的痛苦,而一定是圆融自洽的。

 

 最后我想说,一名优秀的批判者应当警惕可能出现的过度批判倾向。如启创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督导廖焕标所言:社工专业学生的反思性容易形成过度批判的极端。过度批判即很多社工学生会将“反思”和“批判”结合在一起,成为“反叛”,在工作中“上纲上线”。社会工作是一个多元的价值体系,社工不能因推崇某一价值理念而“排斥”其他多元价值理念。我大学的一位老师也举过这样的例子:似乎只要打着规训、压迫的旗号,就可以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不能提高对社会事实的解释力、而且还不能证伪。有点像高级阴谋论,新的意识形态杀人,而且还很难破。

 最后的最后,说的是我对自己的要求:敢不敢批判自己?敢不敢批判自己的批判?我个人比较有批判主义的倾向,平常喜欢批判看到的不合理、丑恶现象。不过,除了喜欢批判外界事物之外,我还喜欢批判自己,以及批判自己的批判。就例如本文,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的时间里,我还会不断地反思自己在本文中的观点是否正确,是否有积极意义。当然,这个要求,我只对自己提出。

 

 去年我发了一系列比较有争议的漫画,讽刺了社工被人当成义工的现象。有一位读社工的同学跑到我微博里说: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我问他:然后呢?然后他就没有然后了。后来我回复他:上大学除了读书,还有个重要的任务就是长见识和包容心,尤其是对于社工专业。在大学生涯或者未来的职场上,你很可能会遇到很多你觉得不可理喻的人或者事情。如果能够对不可理喻的人或者事情有着更加深入的思考,理解其发生的原因,再想想自己能够为境况的改变做出什么样的努力,而非仅仅停留在“我觉得这样子不好”的层面,那么,这样才可以算真正读社工毕业了。

本文为网友专栏投稿文章。

饶新龙

饶新龙,男,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社会工作系,曾就职于东莞市横沥镇隔坑社区服务中心、广州市广爱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从事司法社工与项目管理社工四年有余,有丰富的被人督导、被人管理和被人教学的经验。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全日制MSW在读。《社工月刊》特约撰稿人。 擅长领域:法律与社会工作、矫正社会工作、社会工作服务设计与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