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之心》——道德心理学对于社工的启示

饶新龙   2014-07-30
0

 

QQ截图20140730093009

内容提要

一个你认为颇有价值的决定在别人眼里可能一文不值,一个人眼中的恐怖分子可能是另一个人心中的自由战士——为什么人与人、群体、党派、政府与民众、宗教派别、甚至国家之间总是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虽然人类社会被划分为不同的道德阵营,但人们真的就不能好好相处吗 ?

美国当代最伟大的心理学家、纽约大学商学院教授、TED演讲人乔纳森海特认为,我们并非像自以为的那么理性和正义,正义之心凝聚人心,但也具有盲目性。“道德”有时会是制造纷争的根源,因为人人都以为自己是正义的化身,这让我们轻易去批评、厌恶、甚至干涉相异于己的信念,这也正是造成人与人之间隔阂和冲突的原因。

在《正义之心》中,海特教授从道德的社会直觉模型讲到道德的6个基础,继而详细阐述我们具有群体归属性的正义之心,书中立足于详尽的科学研究回答了人们该如何跨越宗教与政治分歧,从而达成互相理解以促成合作型社会的建立这一目标。这是一本令人惊奇又极富挑战性和说服力的经典著作,读者会在阅读过程中瞠目结舌,最后恍然大悟、心服口服。

目录

赞誉 I 

中文版序 当我们谈论道德时我们说些什么 VII 

序 言 我们为什么不能好好相处 XI

第一部分 道德心理学第一原则 直觉在先, 策略性推理在后

我们的“心”是头放任的大象, 我们的“智”是具备掌控能力的骑象人。骑象人的工作就是服务大象。骑象人是有意识的论证、 推理,而大象就是自发的精神过程, 它发生在我们的意识之外, 却实际操控着我们的大部分行为。当我们跌跌撞撞地试图寻找人生的意义和关联时, 两者往往意见相左。

第1章 天生与后天习得 道德的起源 003 

生而正义 

别设定框框, 让道德自由发展 

图列尔的“yes”或“no”测试 

超越理性主义的道德

文化不同, 道德的范围也不同

“恶心”和“不敬”关乎道德吗

道德推理源于情感因素

小结 道德并非推理得来

第2章 直觉之狗和理性之尾 道德的两种认知过程 027 

道德直觉来源于进化

情感是道德的基础

人们的道德判断是凭直觉快速做出的

“眼中认出”与“脑中推理”

象与骑象人

改变道德观念,要从他人的视角看问题

小结 没有了心灵, 理性也失去动力

第3章 大象的力量 道德认知的6大发现 053

发现1: 大脑的评判迅捷而持久 

发现2: 社会和政治判断尤为发自直觉 

发现3: 我们的身体引导着判断 

发现4: 精神变态者推理而不感觉 

发现5: 婴儿感觉而不推理 

发现6: 情感反应适时出现在大脑中的适当之地 

大象有时也会听从理性

小结 我们的内心更像律师而不是科学家

第4章 追求选票的政客 格劳孔的5大实验结论 075

我们都是直觉式政客

结论1: 我们痴迷于选票 

结论2: 我们内心的新闻秘书自动辩解一切 

结论3: 我们以为自己是诚实的 

结论4: 推理(和谷歌)能带你去任何向往之处 

结论5: 我们可以相信支持己方的任何东西 

理性主义的妄想

小结 走上直觉主义的道德路径

第二部分 道德心理学第二原则 道德的内涵不仅止于伤害和公平

正义之心就像能感受6种味道的舌头。西方世俗道德就像仅能激发一两种味觉的菜系,它要么关注伤害或者受苦, 要么在意公平以及不公——但是人们还有很多强烈的道德直觉,比如那些与自 由、忠诚、权威和圣洁相关的。这6种味觉从何而来?它们又是怎样成为世界上那么多道德风味的基础的呢?

 

第5章 超越怪异 道德疆域的多样性 101

“怪异”人群与“非怪异”人群的分歧

3种道德伦理 

我是怎样成为多元主义者的跨出矩阵

小结 真理不止一个

第6章 走出真滋味餐厅正义之心的萌芽 119

道德科学的诞生

道德哲学家的认知光谱

边沁和功利主义烧烤

康德和义务论晚餐

摒弃单一感官的道德

拓宽品味

道德基础理论

小结 道德风味并不单一

第7章 自由和保守主义的本质 5大道德基础 137

先于经验的组织 

道德基础1:关爱/伤害 

道德基础2:公平/欺骗

道德基础3:忠诚/背叛 

道德基础4:权威/颠覆 道德基础5:圣洁/堕落

小结 多基的道德

第8章 与大象直接对话保守主义的优势 165

衡量德行 

是什么促使人们投票给共和党 

我遗漏了什么 

第6种味道:自由/压迫基础 

在对称性意义上的公平3对6

小结 激活每种味觉感官

第三部分 道德心理学第三原则 道德凝聚人心, 但具有盲目性

人类在90%的意义上是黑猩猩, 10%是蜜蜂。人性源起于两种同时进行的自然选择和竞争。在每一个群体中, 个体之间都存在竞争, 我们是擅长个体竞争的灵长类动物的子孙。这造成了人类天性中丑陋的一面。我们实在是自私的伪君子, 娴熟于伪善地作秀,甚至达到了自我欺骗的程度。

第9章 我们自私,我们也无私 支持群体选择的证据 203 

还群体选择一个清白 

获胜的部落一群跑得快的鹿

证据1: 进化的重大转变

证据2: 共享意向性

证据3: 基因和文化的共同进化

证据4: 快速的进化 

战争不是全部 

人类有着双重天性

第10章 蜂巢开关 投入群体的能力 241

集体欢腾

开启蜂巢开关的多种方式

蜂巢开关的生物学基础

工作中的蜂巢组织

政治性蜂巢

群体归属性给了我们最大的快乐

第11章 善之力, 还是恶之源 对宗教的误解 267

孤独的信徒

新无神论的解释: 副产品与寄生物

更好的解释: 副产品与文化群体选择

涂尔干式解释: 副产品与五月柱

归属感而非信仰

黑猩猩、蜜蜂与神 

道德终版的定义

宗教是一项团队运动

第12章 我们不能反对得更有建设性吗 政治的分歧 297

意识形态的起源: 从基因到道德阵营

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的宏大叙事

左派的盲点: 道德资本

一阴两阳

阴: 自由主义的智慧

阳一: 自由意志主义的智慧

阳二: 社会保守主义的智慧

向公民政治进军

小结 一个兴盛的国家需要自由主义者、保守派和自由意志主义者

结语 开启人类天性与历史的旅程 337 

致谢 341

参考文献 345

译者后记 381

 

今天给大家推荐一本道德心理学的著作:《正义之心:为什么人们总是坚持我对你错》。

这本书,如果逐词翻译的话,本来应该翻译为《正义之心:为什么好人会因为政治和宗教而选择对立》。但是仔细咀嚼一下,我还是觉得现在这个译法更为准确一点。因为本书绝大多数篇幅都在论述这样一个问题:凭什么你觉得你就是对的,而我就一定是错的?

另外说明一点:在道德的社会学概念里面,道德往往代表着社会的正面价值取向,起判断行为正当与否的作用。所以,在本书及本文的语境中,道德和正义是可以混用的,希各知照。

从社会工作的国际定义讲起

社会工作的国际定义是这样的:社会工作职业促进社会变迁与人类关系的融洽,加强和解放人类对福祉的追寻。社会工作借助人类行为与社会系统等理论帮助人类更好的与环境交流融合。它是基于人权与社会公正的基本原则而开展的。

而就在前不久,据说社会工作的国际定义修改了,变为:社会工作是以实践为基础的职业,是促进社会改变和发展、提高社会凝聚力、赋权并解放人类的一门学科。社会工作的核心准则是追求社会正义、人权、集体责任和尊重多样性。基于社会工作、社会学、人类学和本土化知识的理论基础,社会工作使人们致力于解决生活的挑战,提升生活的幸福感。

社会工作的国际定义,不论是新版本还是旧版本,都有一个共同点,不知大家发现没有。那就是他们都强调一个词:社会正义。

怎么样?和我们读书的时候教科书上写的“运用科学的知识与技巧开展助人活动,解决服务对象的XX问题”的那种定义很不一样吧?其实我个人比较赞同以上的国际定义。甘炳光老师在《社会工作的“社会”的涵义:重拾社会工作中的社会本质》论文中曾写到:“社工专业不会只要求社工会见个案,提供相关辅导服务,以及举办小组与活动,更应期望社工是一个关心社会的人。社工不应只关心手头上的工作,更应留意社会及所处社区政治发生什么事情。社工更需要有社会意识。相对于其他专业人士,社工应该是对社会问题最觉醒及最有敏感度的。”

即便是激进社工们口中所批判的“功能主义社工”,他们也不敢堂而皇之地说:“不!社工就不应该关注社会正义问题。”

所以,至少在“社会正义”这个议题上,相信我们不会有分歧。

但问题随之而来。

我介绍这本书给社工看,其实就是希望社工朋友们都来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公平正义谁都想要,但是正义究竟是什么?正义是不是只有一种?我们应该如何追求社会正义?

其实,就我的观察,即便是大声呼喊要复兴已死的社会工作的人,在公平正义的议题上,仍然仅仅是停留在喊口号的地步。所以,我推荐这本书,不指望它一定能够解答这个问题,但至少可以促使我们进一步的思考。

我们的“眼中钉”

这本书刚一开始就给了我当头一棒。

作者乔纳森·海特说:他曾是一个政治自由主义者,很不喜欢小布什,很不理解在美国竟然有占40%的保守主义者,他把保守主义者们称作是“奇怪生物”。

类似的这种例子在我们国内也有不少。例如一些“爱国主义者”和一些批判政府、夸赞美国民主制度的人互相指责对方是“五毛”、“美分”;又例如支持转基因食品的人和反对转基因食品的人互相指责对方误国误民;又例如茅于轼提出“廉租房不要建厕所”的时候,网民们怒不可遏,咒骂他没有良心,而茅于轼也痛心疾首的感叹这些骂他的人不识好歹。

矛盾是尖锐的,然而假如你真的静下心来,听听双方的心声,你会发现冲突双方其实都怀有一颗想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的心,他们都认为自己代表着正义,正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真的不能好好相处吗?

道德来源于直觉

本书的第一部分一开始就搬出了社工的两位“老朋友”:皮亚杰和科尔伯格,并论述了道德既是人类长久以来进化出来的一种直觉,但同时也离不开后天的习得、构建。也即是说:人生来就知道要正义,但至于什么是正义、正义包含什么则要靠后天习得。

接下来作者又提出了一个独到的观点:一般人认为一件事情正义与否乃是经过头脑的理性推理得出(例如客观地、系统地分析利弊),然而实际上人们对于善恶的判断却往往是凭借直觉快速做出的。随后作者用一些列的举例和说理来让读者相信:所谓的“理智的推理”往往只是一种为了自圆其说而扯出来的谎言。人们可以以理性之名,“推理”出任何他所想要的结论。(在《思考,快与慢》一书中也有相似的观点,以后有机会的话还会给大家介绍一下快与慢这本书)

作者还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要警惕对理性的崇拜。因为正如上文所言,“理性”往往不理性。所谓的“理性”更多的只是人们为了证实自己的直觉而编造出来的一个谎,是一种麻醉剂。我赞同作者的结论,但却对原因有所补充:因为出现这种结果的原因不是理性本身的问题,而是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其实缺乏足够的逻辑思维能力,驾驭不了理性这个庞然大物。

针对这种现象,书中的P48-49有一大段关于换位思考和同理心的论述,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换位思考和同理心必要性,强烈建议社工朋友们阅读。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一次令我印象深刻的关于转基因话题的讨论。当时我表示自己是不排斥转基因食品的,平时也购买了使用转基因原料的金某鱼牌食用油,并且贴出了照片为证。按理来说,就算我做出的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但至少也算是用证据表明了自己是个表里如一、言行一致的真君子了吧?然而网线另一端的反转者却抛出了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逻辑:“我支持转基因食品是因为我吃转基因食品吃傻了。为什么会吃傻了呢?因为转基因食品有毒。为什么有毒呢?因为它把人吃傻了。为什么会吃傻了呢?因为有毒……”除此之外,他们还进行了很不堪入耳的人身攻击。我从他们的话语中分明可以深切的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情绪:我这种不可理喻、别有用心的恶魔为什么还没死?如果他们拿着一把刀出现在我面前,估计我就不用指望还能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后来我才知道,网线另一头的那帮人,他们其实压根就不打算和你进行任何基于问题本身的善意的、理性的讨论。

再后来我终于了解到,反转者所持有的其实是源于一种保守主义思想传统(顺便说明一下:保守主义并不是一种错误、负面的思想,而是一种有理有据、有着悠久传统的思想流派。关于什么是保守主义,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罗辑思维》视频第二季第十集:右派为什么这么横)。他们基于保守主义的道德直觉,然后再催生出各种反对的理由(尽管这些所谓的理由早已在科普网站被驳得体无完肤)。但不管怎样,在这个过程中,对立和冲突就已经产生了,人们开始觉得“我对你错”了。

同样的道理反过来理解,如果支持转基因者不能用一种同理心去理解反转者的想法和道德直觉,而是仅仅觉得对方是一帮不懂科学的傻逼,一帮不相信事实只相信谣言的文盲,那么这种对立就会永远存在,友好而且有效的探讨也就永远不可能产生。

正义真的有很多种

作者在第二部分又给人来了当头一棒。

他引用了一篇叫做《世界上最怪异的人》的文章,里面说到一帮“西方的(western)、有教养的(educated)、富裕的(rich)、工业化的(industrial)、民主的(democracy)”的人,将这五个单词的首字母连起来就是“weird”,即“怪异” 的人。这帮“怪异的人”掌握着资源和话语权,他们的价值观绑架了世界上的主流价值观。但是这帮人在从全人类的角度来看,在数量上确实属于极少数人。世界上仍然有很多人,他们的价值体系和这些“怪异”的人很不一样。或者可以这样说:这个世界上的真理不止一个,可以用来评价人类和维系社会的到的框架可不止一个。

紧接着作者提出了道德的六种基础。这六种基础也就是我们之前说的道德直觉的基础,影响着我们直觉的形成。这六种基础分别是关爱/伤害、公平/欺骗、忠诚/背叛、权威/颠覆、圣洁/堕落、自由/压迫。这六对道德基础虽然未必能够完整的覆盖道德的版图,但也算相对比较完整、比较有说服力的一种分类。它们是从人类发展的历史中进化而来,均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例如我们平常津津乐道的社会正义的话题,绝大部分是基于“自由/压迫”这一对道德基础的。换句话说,这世上有好多种正义。

道德凝聚人心,但具有盲目性

作者在篇幅很大第三部分其实只论证了这一句话。这部分对社工有启发的地方不多,不过里面对于宗教的重要角色的探讨和关于为什么有人倾向左派有些人倾向右派的探讨很有可读性,有兴趣的话不妨关注。

先说到这里吧,如果说的太过深入,难免有嚼饭与人的嫌疑。本书的内容远不止我介绍的这么简单,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找这本书来读一读,相信会有更大的收获。

最后我来个小小的总结,我觉得作为一名追求社会公平正义的社会工作者,除了要对公平正义的议题保持足够的敏感度和关注度之外,还要强烈警惕一种道德上的自鸣正义。借用林国明老师在一次毕业典礼上的致辞,他说:“对不合理事物的批判,和实践的行动倾向,可能会让我们认为自己站在正义公理的一方,和我们对立的是恶魔党,是邪恶体制的帮凶。我们不去聆听对方的说法,我们不去尊重不同的意见,甚至不去尊重和我们看法不同的人的人格。我们也不去反省自己的看法是否真的那么站得住脚,不愿改变自己的想法。这样我们就不知道,如何和不同意见的人一起生活,更不用说,一起改善我们的生活的世界了。”

你们觉得呢?

 

本文为网友投稿,欢迎广大网友踊跃投稿,投稿信息如下:

网址:www.swchina.org

电话:010-65000594

传真:010-65016220

邮箱:edit@swchina.org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白家庄路甲6号

邮编:100020

饶新龙

饶新龙,男,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社会工作系,曾就职于东莞市横沥镇隔坑社区服务中心、广州市广爱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从事司法社工与项目管理社工四年有余,有丰富的被人督导、被人管理和被人教学的经验。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全日制MSW在读。《社工月刊》特约撰稿人。 擅长领域:法律与社会工作、矫正社会工作、社会工作服务设计与管理。